三联诗社 | 作品展:擎一盏灯为你照路,还有一地银色的蜡烛

三联生活周刊   02月02日

2017 年 12 月 14 日,诗人余光中因病去世;12 月 29 日,余光中追思会在台湾举办,众人纪念了这位以 89 岁高龄离世的诗人。2018 年 1 月,三联诗社同题诗系列活动之二——“写同一首诗,纪念诗人余光中”落下帷幕。

本次活动中,我们挑选了 8 首余光中不同历史时期、较有影响力与话题展开度的诗歌,包括《送别》、《莲的联想》、《乡愁》、《当我死时》等,向大家征集同题诗作。期间,中读诗客热情创作,投稿用户逾百人,中读收到原创作品 200 余首。

经过考量,共 10 位诗人成为本次“余光中同题诗”征稿活动优胜者,将获赠《余光中精选集》一本。其中@我是木兰、@huicao555 两位作者,因作品格外优秀荣获“优秀诗人奖”,还将加赠价值 100 元的三联中读“悦读卡”一张。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品读他们的作品:

获奖名单

(排名不分先后)

优秀诗人奖

@我是木兰 @huicao555

优胜奖

@柳田明 @梁简 @袁媛

@用脚追吉普 @吴歌子

@言煦 @梦小游 @舜华

注:以上 10 名中读诗客均将获邀直接进入三联诗社,成为诗社成员(中读编辑将在 App 内联系作者,敬请留意中读信息)。

获奖作品欣赏

- 1 -

@我是木兰/优秀诗人奖

《莲的联想》

《叶》

你不会知道

穿越污泥世界的山重水复

究竟有多难

一寸一寸向上伸长有多疼

现在,我终于把绿色的油纸伞撑出了水面

众星轰然为我惊呼

四野俱寂。我与亭亭立于一旁的同修们

相互致意 心照不宣

风翻动我们

席卷一种超乎想象的波澜壮阔

《花》

我躺在一场千层百摺的大梦中

与你相隔的距离可用光年计算

风霜的杀伐声

四季的交替声

我尽以亘古的沉默来对抗

看一颗凝露在你的掌心流转

正以风行水上的速度向我倾落

惊醒我盛装初毕的容颜

《遇》

如果我们为了此刻相待了千年

那么所有的一切就是一条河流

向命中既定的方向流淌

在今夜,整个天空的星斗

聚光于我们身周的水世界

河岳静默,蛙鸣升起

人间重新恢复了平凡与安宁

我,是一朵莲。你

是一顶与我靠得最近的莲叶

我们是彼此的绝域胜境

- 2 -

@huicao555/优秀诗人奖

《送别》

明天我将不在这里

明天我们隔着几千里宽的空气

如果明天再加上明天

还要加上几片云朵 几尺厚土

你在天堂 我在地狱

明天车在某个转弯处

会把我转进另一个季节

那里的一个街灯等我路过

只是这个地方有你

今天我写下一些伤感的文字

字与字简的距离时近时远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 用我种的花与隐居的文字

来祭拜这个世界

在这北方的田野里和无数个这样

寒冷的小城里的尘世里我已获得幸福

某年某月某日 最后

再留恋下这个表面噪杂的凡间

一个人再也成不了谁的依靠

一个人即将靠岸

面对一个必须参加的节日

我将早早公布写下的遗言

让我们一起免受离别痛苦

我早已选定了九十九个归处

悄悄躺下的三十几处已经封土

当我死时 我已死过

《莲的联想》

水底沉淀着众生的罪与恶

莲在污泥中打坐

谁的错谁的过 莲不说

污浊是经书褪掉的颜色

向上生长 穿过

青草鲢鳙 虾兵蟹将

纷争的江湖

水生水落

用中空之心化浊

穿越三界悟定来生

擎出水面的花朵

众赏之下

早有蜻蜓立上头

在取经

在吻火

《夜读》

白纸与可卡因同属 形状不同

生长在白纸上的字 让夜色上瘾

更黑更深的压力让台灯喘息

手一握笔 体内就开始长刺

削尖的爱和削尖的痛不断碰壁

一只刺向体内生长的刺猬

把内心开着的花送给藏在那里的人

夜风吹着零下九度的梦一路南下

在赤道边聚集 解冻成暖流

过路的第一千零一个梦

和书上的情节

雷同

《我总是无聊的》

我总是无聊的 写下

注定无人识别的字句 作为平凡

无常生活里雅致的道具

迷惑时光 梦想

我总是无聊的 望着

绒毛还未长长的太阳 把五公里的清晨

跑破 把用嘴一口口给自己做的血肉之衣

用脚一步步脱掉

轻盈得无罪 忘我

我总是无聊的 对着

上弦月许愿 在月亮分娩的夜晚熟睡

之后对着下弦月忏悔 失眠

月色聊人 空弦生烟

- 3 -

@柳田明/优胜奖

《我总是无聊的》

如果过去的冬天重新来过

我会做更多温暖的事情

我要在秋叶刚刚脱去绿色时

随大雁栖居到南方盛夏的湖泊

穿着短裤、背心,树荫下垂钓

脑子里不断播放故乡下雪的光景

当雪退回到水的样子,我就在土里藏些种子

春天的院子长满青草

我就驯养和我岁数一样多的绵羊

咩咩咀嚼着鲜花,也长出彩虹色的绒毛

待它们蓬松成云朵升向天空

就给屋子织一件没过脚踝的毛衣

这一年

我要吃更多的坚果

给它们建造一个大大的仓房

囤下,一屋子外壳

——它们比果仁还要宝物

是那些干燥的纹路啊

见证了我的脾气,随这个冬天的白雪

一同消磨

我要减少生命中更多愤怒的时刻

——除非是面对真心。不然就选择

和蜗居在远方山谷冬眠的那头棕熊

一样沉默

等冬天再次来临

我会把核桃和花生的外衣扔进炉里,燃烧成火

我会把火住进冰里,闪耀成一盏灯

我会把冰灯悬在高高的天上,假装是一颗星星

——漫长的冬天,我只依靠它照明

如果星星羞愧于千万双望它的眼睛,碎裂为烟火

明年我家院子里会多一只咀嚼青草的绵羊

- 4 -

@梁简/优胜奖

《送别》

擎一盏灯儿为你照路,

还有一地银色的蜡烛,

照亮两岸秦淮河,

照亮一湾澎湖。

擎一盏灯儿为你照路,

还有一地银色的蜡烛,

照亮你的乡愁余韵,

照亮你对海高楼。

擎一盏灯儿为你照路,

还有一地银色的蜡烛,

照亮一个流浪儿的背影,

照亮倦旅一生的孤独。

照亮归去的高天,

照亮闪耀的星辰,

照亮曾经的脚步,

照亮

那棵提着星星的棕树。

- 5 -

@袁媛/优胜奖

《乡愁》

——2017 中秋游子写于瑞典哥德堡

我不是在月圆时,才想念

新月弯弯,是妈妈笑着的眼

我不是在月圆时,才想念

月儿半弦,是伙伴一起分享的橘子瓣儿

我不是在月圆时,才想念

满月圆圆,是奶奶为我扇凉的团扇

团扇摇啊,摇啊,一直等来满园的桂香

桂香浓浓的梦啊,

带我回到时间的走廊

谁说今人不见古时月?

太白与东坡的词句是我到访的线索

跨越千年的诗歌,在唇齿之间,滚动,磨砺出珍珠。

男子们吟唱着,诗酒情怀

女儿们吟唱着,满径芬芳。

吟唱着,吟唱着,两鬓渐苍

吟唱着,吟唱着

这不是一段月下的独白,

听那风中,是万里之外传来的和声。

- 6 -

@用脚追吉普/优胜奖

《我总是无聊的》

卷起裤脚

从脚踝开始,往上

一根两根地数着脚毛

竟比小时候夜里数的星星还多

在没有星星的雨夜

闭着眼,随意地数着

落在铁皮瓦上嘀嗒嘀嗒响的水滴

我逝去的时间也落在了那儿

无聊得想睡个觉,却睁着眼

一只黑色的蚊子向着白炽光飞去

又飞了回来,落在了窗纱上

望着窗外看不见的雨丝

竟也随意地数了起来

幸好没来我耳边

内心在窃喜

这是我这一小段时间里

情感上的第一次起伏

- 7 -

@吴歌子/优胜奖

《送别》

来,多吃点

既然是我俩的最后一餐饭

那就尝尝这瓶啤酒

罐装的百威真的不好喝

又往嘴里狂塞烤肉了

你要去的那个地方

肥美的牛肉和火腿片

随便放在地上都能铺出一条红河

万一碰到了挫折

记得赶紧发信息给我

都是自己人

什么时候向我求助都适合

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希望你去到远方之后

一定要比现在

更加,更加地快乐

别再往嘴里灌麦芽浆了

女孩子这么做实在太过危险

等你回来之后

咱俩再喝到烂醉

- 8 -

@言煦/优胜奖

《莲的联想》

我总是很笨

穿着白鞋出走

才知今天泥泞

雨水灌满了我的肺

但呼吸 仍畅

雨往下走

泥往上爬

我的心事只能我自己知道

我是一朵莲

颓败

开放

- 9 -

@梦小游/优胜奖

《乡愁》

从未离开过故乡

所以我没有乡愁

我只是有时怀念

少时的老街和长长的胡同

过家家时吱嘎作响的木门

炖在迷你小锅里的泥和杨树穗

去八一食堂买小香槟

在瓷瓦店看锅盆碗碟

跑进烟盒厂拿一把商标

绑在乘法口诀板上卖车票

跟绣花女学着绣一个枕套

在花圈厂里只觉得锦绣辉煌

端着盆去换面条

拎着瓶子去打酱油

爬上大卡车蹦蹦跳跳

钻进煤池子玩捉迷藏

光明街改回了老名字

可城隍庙街还是没有城隍庙

从未离开过故乡

所以我没有乡愁

我只是有时怀念

我回不去的小时候

- 10 -

@舜华/优胜奖

《我总是无聊的》

我总是无聊的

常常想乘着热气球看一看金黄的麦田

在这个沉重枷锁绑缚的现实里

用真实的收获的麦子填埋我虚无的世界

我总是无聊的

常常想在云里游泳

在这个用钢铁打造的三维空间

用柔软的白,广袤的蓝延伸我狭小的世界

我总是无聊的

常常想听一听树的呼吸,看一看花的舞蹈

在这个霓虹灯光包裹的巨大盒子里

用树的故事,花开的声音丰富我贫乏的世界

- End -

同题诗人——余光中简介

余光中(1928 年 10 月 21 日—2017 年 12 月 14 日),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1952 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 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

余光中的诗歌生涯至少可划归为以下阶段:1948-1956,新月派影响下的格律诗或“豆腐干体”,抒情风格浓郁,代表诗集如《舟子的悲歌》、《蓝色的羽毛》;1956-1960,现代化时期,更多受到现代艺术与台湾诗坛现代派论战的影响,代表诗集诸如《钟乳石》、《万圣节》;1960 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新古典主义”时期,偏于从传统文化与人物,代表诗集诸如《莲的联想》、《白玉苦瓜》等。

余光中去世以后,他的诗文再次受到大家关注,《三联生活周刊》2018 年第 1 期,即以《乡愁与家国:余光中何以点燃一代华人》为封面故事,回顾了余光中与他所在的时代。

“三联诗社·同题诗”活动介绍

在一个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前所未有联结的时代,我们一直在追寻一种自由、美好而又充满想象力的联结方式。它倾向于一种清新向上的回归,倾向于一种繁琐油腻中的远方,倾向于一种现代精神的发现,这也是林庚所赋予的诗歌的意义:“用最原始的语言捕捉生活中最直接的感受。”

正在成长中的三联诗社,会将热衷写作的您与当代诗歌写作中的名家,以“同题诗”系列线上活动进行联结。在这里,你可以任选姿势,或致敬、或挑战、或共鸣,写下与经典诗歌同款的全新自我。同题诗创作活动已进行两期,本次“余光中同题诗”为第二期。

"中读"现已全面上线,请在各大应用商店下载

点此→下载中读写读感

OR识别图中二维码,下载『中读』APP

温馨提示:

中读APP已升级至5.4.1版本

请各位用户及时更新